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樱子夫人的绿色小屋

找一湖碧水,钓几尾闲鱼;煮一壶老酒,交一群朋友。

 
 
 

日志

 
 

120年前后(原创加整理)  

2013-07-12 13:54:3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休时间,我心血来潮,重读了契科夫的短篇小说《第六病室》。或许是上次读的时候自己还没有什么社会阅历,也没有医院工作的经历,所以只记得这是一篇描写医院的悲剧性作品——肮脏的病房,破败的环境,尔虞我诈的医护人员,以至于最后管这间病房的医生也成为病人住了进来。

 按说,契科夫创作于1892年的作品,距今已有120多年的时间,不管是社会背景,还是医院里的状况,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不知道为什么,读完我越回味越感觉有些不对劲,究竟为什么又说不上来,所以干脆抄录几段印象深刻的原文下来,让大家评评吧。

 第一段:医院的全部工作,跟二十年前一样,建立在偷盗、争吵、诽谤、徇私的基础上,建立在拙劣的招摇撞骗上;医院依旧是不道德的机构,对病人的健康极其有害。

 第二段:一个上午,要对四十名就诊病人真正有所帮助,这在体力上是办不到的,所以尽管不愿意,结果只能是骗局。

  第三段:如果认为医学的任务在于用药物减轻痛苦,那么这里不能不引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减轻痛苦呢?据说,首先,痛苦使人完美;其次,如果人类当真学会了用药丸和药水减轻自己的痛苦,那么人类就会完全抛弃宗教和哲学,可是到目前为止人类在宗教和哲学中不仅找到了避免一切不幸的护符,而且甚至找到了幸福。普希金临死前经受了可怕的折磨,可怜的海涅因瘫痪而卧床好几年。

    第四段:病人很多,而时间很少,所以他的工作只限于简短地问一下病情,然后发点氨搽剂或蓖麻油之类的药。

    第五段:“我做着有害的事情,我拿人家的钱却欺骗他们。我不诚实。可是我本身微不足道,我只是必不可少的社会罪恶的一小部分:所有的县官都是有害的,却白领着薪水……可见不诚实并不是我的过错,而是时代的过错……我若晚生二百年,我就是另一个人了。”
       第六段:“不过这又怎么样呢?”安德烈·叶菲梅奇睁开眼睛问自己,“由此得出什么呢?抗菌剂也罢,科赫也罢,巴斯特也罢,丝毫改变不了事情的实质。患病率和死亡率一如往常。

   第七段:对了,您蔑视痛苦,可是如果房门把你的手指夹了一下,您恐怕就要扯开喉咙大叫起来了!瞧着吧,要是您中了风,或者假定有个傻子和莽汉利用他自己的地位和身份当众侮辱了您一场,而且您知道他侮辱了您仍旧可以逍遥法外——哼,到那时候您才会明白您叫别人去理解和寻求真正的幸福是怎么回事了。

 ... ...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